葬琴/椋笙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Attwell 骨喰婶 一辆车

嗯…第一次开车…有点虚…链接附上,一个专门存放各种车和其他各种同人的子博
http://hanshuangyigegezhongtongrendezibo.lofter.com/post/1f0e5a25_110ad31e

………上面链接作废,新链接见评论,微博走起……好气啊图片都不能发……lof可能跟我有仇

【fgo】限定首尾cp写作,咕哒玛修

*初次试写fgo同人,入坑没多久
*ooc我的锅美好属于他们
*架空背景,两人都为血猎设定,私心给咕哒君加了点武力值求轻喷
*文笔渣我的锅
*若有不妥请指出
*欢迎私戳提意见
*不喜退出即可脱离此处
*做好准备的话⬇️






“你好,我是藤丸立香,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请多指教。”面前的黑发少年笑着冲对面的少女伸出手,那个笑容印刻在玛修的心里,久未散去。

“我是玛修…请多指教,前辈。”玛修似是还有些拘谨,只是伸出手握了一下就立刻收了回去。作为一个血猎,玛修的攻击值却远不如她的防御值,而藤丸立香却与她恰恰相反,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组织才会让他们两个搭档吧。

很快,两人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就到了,“A级的任务吗……”藤丸立香看了看任务判定级别,又看了看旁边的玛修,稍微有些迟疑,“一上来就是级别这么高的任务,对于她这个新手来说…是不是太勉强了…”

但是很快,现实就狠狠的给了藤丸立香响亮的一巴掌。所谓的新手,不过是他自认为的而已。事实上,当玛修拿出她的武器时,藤丸立香的内心是崩溃的。你见过拿着那么大的一个盾轻送的砸吸血鬼的吗!藤丸踉跄了一下,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的眼力,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会儿出神,一只吸血鬼就直接冲他扑来,他还没拿出枪,那只吸血鬼几乎就要到他的面前。就在他做好受伤的准备的时候,玛修立起那块盾挡在两人面前,吸血鬼尖锐的指甲和盾的相碰声分外刺耳,藤丸立香拿出枪,想也不想的冲着吸血鬼扣下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最后一个任务目标化为了粉尘。

两人松了一口气,回到基地去交任务。交了任务后,藤丸就直接往办公室走了过去,他推开门,映入他眼睛的却是现在的代理人,罗马尼在悠闲地吃着蛋糕的情景。他冲到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子上有些抓狂的问道,“当初说好的带新手呢医生!玛修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新手啊,攻击方式比我还强悍啊!”罗马尼吃完最后一口蛋糕,笑眯眯的回答他,“安啦安啦立香君,我之前可没有说过玛修是新手啊,她是你的搭档啊。”看着医生那副笑咪咪的样子,藤丸立香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转身就往出走。

日子一天天过去,立香也习惯了玛修这个搭档的存在,他们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直到后来的表白,相伴都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一切看起来都如同童话一样那么完美,幸福,可惜这并不是童话。

玛修重伤的消息传来时,藤丸立香正在出任务,听到这个消息,他愣了一下,快速斩杀完剩下的吸血鬼,往回赶去。

看着监护室里躺着的玛修,藤丸立香突然感觉有些酸涩,那个有点害羞,经常叫他前辈的女孩子,如今却是一副几乎了无生气的样子躺在他面前。他突然有点后悔,如果当时他跟着她去就好了,或许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藤丸立香又变成了一个人出任务,曾经经常出现在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直到那天听说玛修苏醒,久违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他脸上,他飞快的在迦勒底的通道上跑着,气喘吁吁的推开监护室的门,看着已经苏醒的少女跑过去抱住她,“玛修!太好了,你醒了。”玛修一愣,伸手推开藤丸立香。他疑惑的抬头看向玛修,却是有点不敢置信,曾经那双熟悉的眼中如今却是满满的戒备和陌生,停顿了一会,他听见玛修问出了那句让他感觉如坠冰窖的话。

玛修皱了皱眉,语气中带着点生疏的问到,“抱歉,请问你的名字是?”

——————————————————
啊第一次尝试写这对,可能会有些崩…欢迎提出意见…最后似乎是发了刀子呢……安详

是的就是这样!大爱评论啊!!!

鬼中—挖坑ing:

所以说我最想要的就是你们的评论(;´д`)

执樱:

真的(捂脸)

荒都夜火:

对啊对啊就是这种心情😂就想有人陪我玩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苍云:

你们知道一个作者最爱什么吗?
别看前两条了我只想要有人跟我玩而已。
每次看到大堆的喜欢和推荐再看到空空的评论都觉得笑容渐渐消失。
我就是个寒冬腊月里的小可怜。

突如其来的脑洞

…突然间觉得网配加网游背景的刀剑似乎也不错……

…抄袭这种事…不想说什么了…自己创作不好吗

想念一期的未闻:

还要再补充一点,《摆渡人》这电影不仅剧情照搬《野良神》一模一样,男主用刀是鸣狐的刀【气到无法可说】

千代瀞语-SPM高考倒数QAQ:

无言了,心凉凉的

泊心无言:

真的,第一次,气得仰天长笑,一抹眼睛,却都是眼泪

太过分了,我们中国,还要怎么样?抄袭,我们能做什么?

但是,我还是愿意,为那种愤恨,为那种正义,尽我一臂之力!!!!!!!

我们团结起来,一起努力,反抄袭,好吗?

苏正经:

开放转载

唉,占大家首页抱歉了,只是一些个人观点

可能语言有点偏激,心情有点糟糕

当然我们希望这种事情少一点,希望国产片能有更棒的企划和设计

少一点这样的抄袭

占了tag,再次抱歉了,有不妥的地方我会删掉的。

Attwell 骨喰婶 甜蜜的七夕

*企划paro
*关键词秋日的板栗树&沾奶油的松饼&七夕活动&手织毛衣
*美食文系列?放毒预警,喂食play?
*ooc有,文笔逻辑什么的凉拌吃了
*画风超迷放飞自我
*两个都以为对方不喜欢自己的傻孩子今天仍旧在攻略对方
*首写骨喰婶,ooc我的锅美好是他们的
*性格抓不好有,互换礼物有,不要问我为什么骨喰会织毛衣
*仍为十七岁设定,文中所有活动传说习俗全为胡编乱造
*欢迎私戳提意见
*不喜退出即可脱离此处
*以上都能接受?↓



又是美好的一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椋笙把目光投向床头柜上的台历,在看到台历上被圈出来的那个日子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七夕。在她们那边,相传如果在七夕当天向喜欢的人告白,就会被天上掌管姻缘的神女庇佑,喜欢的人就会回应你。椋笙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传说而已,但是该做的习俗还是要做的。

她系上围裙,拿出做巧果所需要的材料,口中念念有词:“小麦粉500克、温水220克、绵白糖50克、奶粉15克、酵母一小勺…嗯,齐了。”将所需要的材料拿出来后,她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制作了起来。

椋笙拿出一个盆,把小麦粉倒进去,然后放入奶粉和糖,把面粉搅匀后,她拿过一旁的温水,把酵母稀释后慢慢加入到面粉里,加完后,她开始揉面团。椋笙回想着母亲的做法,把面团揉好后放在一旁醒面。之后又看了看旁边,发现之前采的板栗还没有用,想着不浪费时间,她拿过所需的材料和板栗开始做松饼。

曾经做过许多次,到现在也不至于手生,按照步骤做完面糊,用一旁的勺子舀起一勺放到锅中,看着面糊逐渐凝固定型,她拿着铲子将松饼翻了个个,直到两面都变成金黄色后,用一旁的铲子铲出锅。看着制作完的松饼,椋笙拿过一旁的枫糖浆往上淋了一些,又在上面弄了几朵奶油花做装饰。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时间差不多到了,她把放在旁边的面团拿过来继续揉,感觉差不多了后,拿过一旁的模具,将面团搓成长条后揪出一个个小剂子,按在模具里成型。按照同样的方法,不一会儿,一堆巧果半成品就做好了。椋笙将烤箱的温度调至185度,把巧果放进烤箱,十分钟后,她端出一盘金黄色的巧果。

做好了巧果,按照七夕时她们的习俗,祭拜过织女后,椋笙将巧果装到了袋子里扎好,悄悄的放在了骨喰的位置边。如果在七夕的时候女孩子送给男孩子巧果,也是表达心意的一种办法,对她而言,直白的表达自己心意是很艰难的,只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了。

做完这一切,她再次抬头看了看时钟,松了口气,总算是在骨喰回来前完成了这些事,默默感叹了一下自己之前把骨喰支出去的选择多么明智,随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骨喰回来,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一份惊喜,在她的床上等着她,

“吱呀”门开了,不出所料进来的是骨喰,椋笙在心里默默感谢了一下皈莲,然后站起身拉过骨喰到桌子旁边。没反应过来的骨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椋笙却没有多大在意,她拿过一旁的叉子扎起一块松饼递到骨喰嘴边,“啊”,示意骨喰张开嘴。骨喰配合的张开嘴,入口的是一股甜甜的味道,刚烤完没多久的松饼仍带有一些温度,绵软的松饼带着一丝枫糖浆和淡奶油的甜意,看着面前女孩期待的表情,骨喰开口说道,“很好吃。”听到骨喰的评价,椋笙忽然就笑了起来,整个人感觉开心了好多。

“椋笙。”骨喰突然开口叫道,“嗯?怎么了?骨喰?”椋笙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过来一下。”沉默了一会儿,骨喰转身向卧室走去,虽然很奇怪,椋笙还是跟了上去。走进卧室,骨喰拿过一样东西递给她,椋笙伸手接过,展开才发现是一件纯白色的手织毛衣,上面还有些紫色的花纹。她伸手摸着这件毛衣,感受着有些粗糙的针脚,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骨喰的温度,透过这件毛衣,她似乎还能看见骨喰织着这件毛衣的情景,凭着她和骨喰之间的契约联系,在接过毛衣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这是骨喰亲手织的。

骨喰看着她的反应,似乎也有些紧张,“…不喜欢吗…”过了会儿,他出口问道,还带着一丝莫名的紧张,回答他的却是来自少女的拥抱和那一句喜欢。骨喰的身材很是纤细,在抱住骨喰的腰时,这是她的第一反应。椋笙把头埋在骨喰怀里,少年的怀抱中总是有一种令她着迷的气息,“喜欢,很喜欢,最喜欢骨喰了。”听到问话的那一刻,她以这个方式和这句话回答了骨喰。骨喰愣了一下,犹豫着伸手慢慢回抱住她,脸上也染上了些许薄红。

一直以来不得不承认,这些年的相处,确实让她在他心里刻下了影子,当初失忆后的迷茫早已淡化,取而代之的,却是满满的和她的相处点滴。从一开始的互惠互利,再到后来的相知相伴,确实经历了很多。他的女孩从一开始的少不更事,也在逐渐成长,直到现在的独当一面。

椋笙呆在骨喰怀里,这个怀抱对于她来说无比熟悉,如同亲人的怀抱一样。对于她来说,骨喰是她的朋友,是她的伙伴,是她的老师,同时,也是她喜欢的人。这份感情,大概从他救她的那一刻,就埋下了种子了吧。在学院的这几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他,在到学院的途中,保护自己的也是他,在失败的时候,安慰自己的还是他,这几年里,记忆中除了亲人,占据最多的就是他。她想,或许她早已是中了一份名为骨喰藤四郎的毒,刻骨铭心。而对于骨喰藤四郎来说,亦是如此。


  至于那份饱含着心意的巧果,似乎不需要了。


——————————————————

咳,撒花花,终于发现自己心意的两个傻孩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接下来就是互相攻略对方?迟来的七夕文,本来打算报社一下发刀子以报复吃了一天狗粮的悲哀,结果不知不觉又写成了糖…果然我还是不忍心虐吗……

身系 · 三千 醉笑、千场:

曾经有人拿别人家鸡蛋做了一盘西红柿炒鸡蛋给金主吃,金主说好吃,然后就把别人家鸡蛋都拿给他让他做。


无节操的丸七:

树姐威武,文化人就是文化人,怼的都很有文化

【杂谈】谈谈抄袭这件事

转载自@林朵 

林朵:

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无论写作、绘画、音乐还是游戏,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汗都还没来得及擦,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聚宝盘。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


 


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但对偷创意、偷文字、偷画面这种行为,态度却很漠然,既不同情被抄袭者,也不反感抄袭者,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抄袭之作能比原作更受欢迎,说明抄的人更厉害”这种方向上去。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低估了创作的难度,又太过高估了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的作用。


 


作为一个本职工作与文创行业毫无干系的半吊子写作者,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创作所需耗费的心力并不比其他工作少,甚至可以说是更难更苦,毕竟做的都是从无到有的事。


 


一份好的创作,其功效是从“”到“”,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这些的功效是加在“”后面的“”。诚然,曼妙的文笔、高超的包装、精准的营销,这些是可以帮助一部作品将口碑、效益无限放大,但前提是必须先有那个“一”,否则,加再多的“零”,也只是“零”而已。


 


因此,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是维护整个行业正常运营的基石,用爱发电不可持续,有甜头的事才有更多专业的人去做,科技行业有专利权,文创行业有著作权,都是这个道理。


 


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作圈子,有健全的版权制度去惩治抄袭者,保障被抄袭者的利益。抄袭可耻是共识,抄袭者一旦败露,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无论观众还是投资方都会对其避之不及,彻底与之划清界限。于是抄袭者彻底身败名裂,想再翻身是几无可能。


 


有这样严厉的威慑,想动歪脑筋者不敢轻举妄动。原创者可以放心创作,作品好了自然带来收益,于是专心创作者越来越多,整个圈子的创作水平也就水涨船高。


 


反观一个恶性循环的创作圈子,版权制度很不健全,也不会形成“抄袭可耻”的全民意识,辛苦劳作的被抄袭者总是在吃哑巴亏,抄袭者倒是有神功护体,追捧者甚多,偷了别人的辛苦创作,轻轻松松就赚的盆满钵满,日子过的不要太快活。


 


有这样的“好榜样”摆在眼前,谁还会继续老老实实搞创作?想走“捷径”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久了,优秀的创作者心灰意冷,无利可图,抄袭者却横行霸道,名利双收,直至你抄我我抄你,抄无可抄,整体圈子作品质量下降,甚至崩盘都不是没可能的。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曾经国内的单机版游戏行业就是个惨痛的教训。


 


这几年文创行业发展的越发红火,整体的版权意识似乎也在逐渐增强。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合理制度的约束,抄袭者大多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抄袭行为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


 


毕竟,抄袭成本太低,利益却是实打实的。


 


凡事都指望个人自律,不可能的。


 


有了利益便有了支撑和底气,相比欲哭无泪的被抄袭者,抄袭者却活的更风光,更惬意。他们肆无忌惮地啃着被抄袭者的人血馒头,诚实创作者的孩子被抢走被卖钱,却悲哀地发现,想要夺回自家的孩子,还得面临付出巨额诉讼费用和很多时间精力的困境。


 


且不说版权官司有多难打赢,就算打赢了,能获得的补偿可能也远远不够为此投入的成本。许多被抄袭的创作者不去争不去告,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他们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为强盗赚钱,完全是被逼无奈。


 


但在我看来,这都还不算最悲哀的。


 


最悲哀的,是许多抄袭者还自带大波粉丝。这些粉丝,他们追捧抄袭者到了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一味维护抄袭者,根本不认为抄袭是一项需要指责的过错,甚至去污蔑与中伤无辜的被抄袭者,摆出一副“抄你是看得起你”的蛮横态度。


 


连最基本的价值底线也从根上烂掉了,诚实的创作者不被支持,可耻的抄袭者广受追捧,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早在十几年前,泛娱乐化的文创产业在国内刚刚兴起之时,便已有“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声音频频出现。坦白的说,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我也玩过抄袭的游戏,看过抄袭的小说,但随着成长,我渐渐意识到,对抄袭者多一份宽容,就意味着对被抄袭者的多一份伤害。


 


错了就要改,而绝不是说曾经错了就要一直错下去。如今我会尽自己所能地购买诚实创作者的作品,无论小说、游戏、软件、画册,用钱为自己想要的理想环境投票。


 


我是真的相信这个环境一定会越变越好。


 


但却沮丧地发现,十几年前那种“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言论,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反而由于网络传播的放大效应,作恶者越来越猖狂,效仿者越来越众多,抄袭作品赚得越来越多,同时也寒了越来越多原创者的心。


 


也曾见到许多支持原创者的呐喊,都被另一种狂热而非理性的喧嚣迅速压倒。


 


但我依然要写这篇文,只为了把“抄袭可耻”这个观点传递下去。


 


即便眼下的大环境不尽人意,但这个声音总得有人坚持不懈地发出才行。有人发声,改善的希望就不会断绝。


 


鲁迅先生曾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仅以此文,与诸位共勉。


 


END




此文欢迎转载,只需注明原出处即可,不用再来问我。



--------------------------


本文收录于《行文且思》系列,该系列目录如下: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4)《论写作上瘾是怎样一种感受》


(5)《谈谈抄袭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