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真实

离觞玖:

什么大实话(捂脸哭)每个同人文手都有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个瞬间想要当画手画画

萧凝:

怎么能说如此的大实话哈哈哈嗝

墨雨

emmmmmm有些真实了吧😂{捂脸.jpg}

浪味仙儿~『一切随缘』:

瞎说什么大实话

Winston喜欢阿澄:

甜匪:

同人文手的日常xx
(好了我知道了说不定只有我(•͈˽•͈)

【阅读体】月黑风高夜,公开处刑时(三)

话不多说更新奉上!不好意思拖了好久
*剧版镇魂读原著
*人物属于P大,ooc我的
*时间线接剧版结局,全员复活
*巍澜向,其他cp视情况而定
*去你的兄弟情。我不管他们就是爱情!
*文笔渣,如有相似,算我抄你的
*速度加快,省略一些不重要的片段
*更新随缘,【】为原著内容
*都能接受?↓  

  短短一分钟过去,众人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魔性的音乐中回过神来。下一秒,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不过这次的主角,变成了赵云澜。  

  伴随着一句妖娆的“黑袍哥哥慢走”,视频消失在众人面前。众人寂静了两三秒,紧接着,全都憋不住笑了出来,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赵云澜你也有今天”  

  “呵,人间不直的”  

  “对不起赵处但是我是真的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赵你脸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教授也是很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群人快活了,可被笑的两个人就不是那么快活了。赵云澜呵呵了两声,“笑够了吗?所有人,这个月奖金充公”  

  不顾这些人的哀嚎,沈巍翻开书,接着读下去【……可这个沈巍……他听赵云澜说话时的神态让赵云澜自己都有种错觉,仿佛自己不是在满口跑火的车地扯闲淡,而是在用某种逆天的外语念那种“只读一遍”的高难度听译题,每一个字都珍而重之,叫沈教授不舍得漏听半个字。……】

  听着书中沈巍的举动,赵云澜又想起了当年的小鬼王,也是这样注视着自己。扪心自问,他和沈巍真的只是兄弟吗?或者说,他对沈巍只有兄弟的情谊吗?他赵云澜不知道,或许,读完这本书,他就有答案了。
 
  【“……而后,郭长城发现,那黑影的边缘……有什么东西在动。就好像是有个躲在那里的人偷偷地冒出头来,然后冒出了一个……似乎是手的形状!……”】

  “说起来好像每次都是小郭看到这种东西啊。”

  听到这儿的郭长城有些疑惑,在这个案子里,他好像没有看到这些啊。

  “说不定小郭也不是普通人呢?不然怎么每次都能看见这些事情呢”

  安静了许久的夜尊从沈巍手里拿过书,自从解开心结后,夜尊似乎放弃了搞事情,只是在一旁待着,偶尔跟着笑几声。他一直以来所认为,坚持的,到头来却不过只是一场误会。那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呢?

  看着拿着书的夜尊一直没出声,沈巍有些担心,毕竟也是自己的弟弟。“夜尊”,熟悉的声音把夜尊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看到沈巍眼中淡淡的关切之意,不由得心中一暖。“我没事”

  没关系,我们兄弟间,还有时间去慢慢磨合。
 
  【……沈巍的影子在光线昏暗的楼道里被长长地拖在身后,看起来又孤单、又黯然。……】
 
  没人知道沈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整个空间似乎陷入了一种别样的寂静。赵云澜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手,他不敢想象,仅凭这一片随手丢弃的糖纸,沈巍是如何度过这些年的。特调处众人也陷入了沉默,似乎从没有人了解过沈巍,大家都只知道他是黑袍使,是地星的领袖,但他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知道。

——————————————————————————
  作者的碎碎念:时隔多年我终于死回来了,嗯,然后就是可能又要拖更了,明天返校月考,考的好坏决定我能不能拿到手机更文。码字还是会码的,但是,码字不代表更新
 

Shaw Wolf:

是这样没错


独钓冰窟:



不针对任何人,只说我收到过的催更。




都8012年了怎么还有人不知道想要同人作者更新的方法是让作者开心!!!








有作者觉得催更让他很有动力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觉得被夸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看到大家认真讨论剧情人物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看到诙谐搞笑的评论很开心=更新




总之作者开心=更新








所以催更的正确方法:哄作者开心。讨债式催更请先给作者打钱。




以上。


讲真今天真是太刺激了,高仿已经不甘于微博了吗2333333,刺激到以为蒸煮空降瞬间懵逼啊woc23333333今日份的快乐源泉真是快乐

【阅读体】月黑风高夜,公开处刑时(二)

此篇又名,“让我们一起围观沈美人的大型打脸现场”
*剧版镇魂读原著
*人物属于P大,ooc我的
*时间线接剧版结局,全员复活
*巍澜向,其他cp视情况而定
*去你的兄弟情。我不管他们就是爱情!
*文笔渣,如有相似,算我抄你的
*更新随缘,【】为原著内容
*都能接受?↓

  轮回晷?带着疑问,众人开始了接下来的阅读

  【……
     车前盖上端坐着一只通体漆黑的猫,它有一截存在感十分委婉的脖子,脖子上面顶着一张毛球版本的柿饼脸,球状的体型,乍一看就像加菲猫的非洲兄弟。

  只见它后腿盘起,努力地收腹,这才克服万难地把与肚子相比略显简短的前腿触地伸直了,保持着一个对于猫而言非常端庄的坐姿。

  这只柿饼脸的大猫咪往左右看了看,发现附近没人,于是胡子一颤,慢吞吞地张嘴,吐出了一个略显低沉的男人的声音:“别废话,快下车——你没闻见这个味道?

  …………】

  “这肯定是副处没跑了,完全符合啊”,对于来自特调处这群没个正行的同事的调侃,大庆表示,随便你们说,反正我依旧是那么高贵冷艳

  【……最后,这倒霉孩子在进退维谷间,只好像个肉蜗牛一样磨磨蹭蹭地爬上了阳台窗户,蹲在那半天不敢站起来,玩命地使劲扒着窗棂,浑身上下只有脖子敢动。
     ……赵云澜忙眼疾手快地扑过去,企图伸手捞他一把,谁知人没捞到,捞到了郭长城那盖帽一样的头发,郭长城立刻“嗷”一声嚎叫了出来,赵云澜当时手一哆嗦,就这么让他掉下去了。】

  “心疼小郭一秒”,一连串的心疼就这么抛了出来,而此时作为话题中心的郭长城也是回想起了刚来时闹出的糗事,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这段时间下来,他也经历了不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了。

  【……那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盛夏里也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熨帖的西裤,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手里夹着一份教案,看起来又斯文又干净,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重的书卷气。

   ……那一瞬间,戴眼镜的男人脸上飞快地闪过某种东西,仿佛是一种猝不及防的震惊,然而稍纵即逝,叫人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随后,他就垂下眼,礼数周到地跟赵云澜握了手:“免贵姓沈,沈巍。我在本校任教。不好意思,刚才我还以为他是暑假留校的学生。”】

  “啧啧啧,看看人家沈教授的出场,再看看老赵你,明显的对比啊。”这是来自亲猫大庆的友情吐槽

  “说什么呢?我出场也是很帅的好吧,没看到书里怎么说?身材高挑,肩膀端正,十分英俊。”对于大庆的吐槽,赵云澜颇为不服的反驳了回去。

  “好了,下面进入休息时间,请大家先来观赏两个小视频”,此时,之前消失一会儿的女声又出现了。与此同时,他们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两个视频。一边标着弹幕版,一边标着正常版。“那么,欢迎收看【【巍澜】轮到沈教授来给你洗脑了】”

  一开始,弹幕上便是一堆“我回来了”“两位老师快走”“不出去了”“大型真香现场”“沈美人大型打脸现场”“双标现场”等等。这帮人还在懵圈的时候,魔性的开头响起,下一秒,只见我们的沈大美人立刻一副“不是巍巍,巍巍没有,巍巍不知道”的无辜样子无视屏幕
——————————————————————————
作者的碎碎念 : 这个视频是真的非常好玩了,还有一个对应小澜孩的和一个楚郭的,下章放出来,笑看巍澜二人秒打脸。这章稍微有点短小,明天会去陪新高一初一军训,尽量保证更新,如果更不了等回来补上。
  以及我在思考要不要把原著巍澜拉出来给剧版巍澜助助攻,感觉碰上了也应该会很有趣
  我想看到你们的评论!有什么脑洞也可以跟我说啊看看可不可以加进去
沈美人这个的AV号是26102339

 

【阅读体】月黑风高夜,公开处刑时(一)

*剧版镇魂读原著
*人物属于P大,ooc我的
*时间线接剧版结局,全员复活
*巍澜向,其他cp视情况而定
*去你的兄弟情。我不管他们就是爱情!
*文笔渣,如有相似,算我抄你的
*更新随缘,【】为原著内容
*都能接受?↓

  俗话说的好,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但今天,不/杀/人/不/放/火,我们只做一件事,公开处刑。

  时间虫洞内
  “我们打个赌”,沈巍转过身开口说道。“什么赌?”赵云澜微红着眼眶,看着沈巍。“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似是过了很久,才听见赵云澜轻轻的说了一句,“好”。话落,两人相视而笑,却是都红了眼眶。

  彼此都是心知肚明,一个大煞无魂之人,入不得轮回,自此消散世间;一个生祭了镇魂灯,受烈焰灼魂之苦,不得解脱。二人再无相见之日,可却是打下了这样一个赌,或许是一个慰藉吧。二人背转过身,走向自己该有的结局。一道白光过后,虫洞中的人已是没了踪迹。

  再次睁眼,巍澜二人站在一个白茫茫的空间里,整个空间只有一张大圆桌和十二张椅子,外加一个悬空的屏幕,空荡的很。下一秒,熟悉的人接二连三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祝红,汪徵,桑赞,几乎整个特调处都来了。当夜尊和烛九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整个空间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时,一个女声打破了沉寂。

  “欢迎各位来到这里,你们的任务非常简单,只要读完一本书就可以回去了。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当你们回去的时候,会跟你们离开时一样。在这段时间内,空间会为你们提供所需的食物和水,为了保证安全,在空间中,你们的能力是被完全禁止的。此外,读完书之后,死去的人会复活哦。”说完这段话,空间内再次恢复了寂静,只有刚刚的桌子上,出现了一本书。

  众人面面相觑,思考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好在也都不是普通人,稀奇古怪的事也见过不少,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况且读完书还能换回来赵云澜和沈巍,怎么想也不亏。

  落座后,看着书名,倒是让他们震惊了一下,《镇魂》。这本书倒是有意思,赵云澜笑了一下,顺手翻开书。

【第一章,光明路四号
  ………
  郭长城就是在这个时间,拿着他的通知单走进了光明路4号。
  …………
 他直挺挺地倒地——对,由于不想显得太蠢,还省略了翻白眼的工序。
他的亲娘舅果然给他找了一份别出心裁的好差事。】

  一章读完,赵云澜停了下来,“我记得,小郭刚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吧。” 突然被点名的郭长城愣了一下,“是,是啊,我记得是赵处你把我领进去的啊。”听到这话,众人脸色纷纷变了,这书太邪乎了,经历太过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奇怪,奇怪。

  “我曾听过平行世界的说法,会不会这本书说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我们?”一旁的沈巍推了推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真不愧是黑袍使,猜的真是准”,之前消失的女声再一次的出现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沈巍下意识的想召唤共工长刀,却根本无法召唤出来。“我说过,在空间内,你们的能力是被完全禁止的,不要想着动用你们的异能。我对你们并无恶意,不过是受人之托解决一些小问题。谁让你们的结局引发了如此大的怨念呢?等你们读完书,一切疑问都会得到解答的。”说完,声音又一次消失了。

  这一次,书落到了沈巍手里,沈巍翻开下一章,面不改色的读了下去。

  【第二章,轮回晷一】

——————————————————————————
作者的碎碎念:看完了剧后火速补了原著,成了镇魂女鬼的一员,剧版结局简直虐的我肝疼,想了想还是动笔写了这篇阅读体,满满的公开处刑啊,一个也逃不了。顺便有没有小天使推荐一些镇魂的同人曲或者好玩的视频?打算插到阅读里,让剧版的全员了解一下我们的爱😂😂😂😂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是了

在下墨阳: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全部

作为纯书粉表示很无奈……还是好好看书吧

今天唐七和墨香圆房了吗:

:墨香铜臭及部分粉丝自二月至今撕过的人员以及实锤。


1、二月中魔道粉开撕《浩气老祖爱上我》(碰瓷抄袭)及其作者(2月6号),开撕漫画《孤鸿》及其作者,还有作者低冷的千夜。


(1)撕《浩气老祖爱上我》起因:碰瓷抄袭,魔道粉制作了一个粗制滥造的调色盘后,成群去晋江刷负分,在作者微博辱骂。晋江判定并不构成抄袭后,那些刷负分和辱骂的魔道粉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些理智粉去道歉。


(2)撕《孤鸿》起因:因魔道粉频繁在孤鸿漫画弹幕里ky,作者在微博上警告多次无果,后来挂了一位出言不逊的魔道粉。惹到了墨香铜臭粉,因该作者之前画过魔道同人,魔道粉拿和渣反相同的主角姓氏(姓沈)及一张孤鸿里和谢怜某张同人图相似的图片指责作者抄袭。


(3)撕作者低冷的千夜起因:该作者刚在微博上放了小说3000字,立马有魔道粉指责抄袭渣反,作者收到不少私信辱骂。反调色盘出来后,魔道粉却依旧不为所动,甚至在微博上弄转发抽奖,导致作者封笔。


2、2月20号以后几天的粉黑撕逼。2月21号魔道粉未经同意擅自挂出“说给魔道祖师尬吹号”皮下的三次元信息(学校、班级等),并威胁“很快就开学了,慢慢扒”。甚者拿抑郁症作为攻击的武器,各种私信辱骂,微博艾特:“抑郁症去死。”


3、说给魔道祖师尬黑号成立后,不久便开撕魔道数位同人写手(发表过喜欢魔道不喜欢作者的写手,从xx安,茄xxxx,xx麻薯等人)(这些作者双标厉害)


4、2月27号,aki阿杰商用东风志,毒唯和官配粉撕。aki阿杰粉贺和洋粉撕。


5、3月2号,墨香铜臭在小号公开diss黑子,称“魔道黑不是蠢就是傻。”


6、3月18号,墨香铜臭大号挂了一位毒唯,引领粉丝开撕,导致大波魔道粉辱骂该毒唯。


7、3月31号,开撕以画手玄彧为代表的众多天官画手,魔道大粉带着魔道粉以画手们“回踩”,吸作者血为由,各种污言秽语问候画手,在画手道歉后仍不放过。3月底,某位魔道粉在微博上放出了一众画手的名单,涉及数十人,美名其曰:“避雷”。这些画手都是画天官赐福同人的,皆在微博上与玄彧有过互动,或者安慰过玄彧,哪怕只有一点点关联的画手也被挂。此举甚为令人寒心,导致众多天官画手退了天官赐福圈。


8、4月1号,魔道粉未经同意擅自挂出被墨香铜臭挂的毒唯的照片及qq,并威胁:“再敢bb就曝你电话号码了”
9、墨香铜臭粉花怜3月31日晚在梦溪石粉微博下发鬼图并艾特梦溪石本人,4月2号,魔道粉开撕梦溪石,称其为“糊逼老透明酸”,并屠了梦溪石、Mxs广场多日,各种阴阳怪气污言秽语。


10、4月4号,魔道粉开撕在老福特刷屏的一位晓星尘粉(?),曝其ip地址(上海xxxx),并扬言要报警。


11、4月2号魔道粉第一次刷#霹雳之后再无道友# ,4月7日第二次刷这个tag,并辱骂霹雳粉为起源村民。


12、4月5号,qq空间某nc粉对yy网络暴力,给yy烧纸钱,烧海报。因其提到全职盗笔魔道,而全职开拍在即,导致全网皆指责全职粉。其实我一直不太认为在qq空间里咒骂演员的这位一定是全职粉。在她qq的个性标签上渣反魔道天官占了三条,全职就只有周泽楷(如下图)且叫苏沐秋“诚哥”而不是“伞哥”,全职粉一般唤苏沐秋为伞哥的吧?说是三家粉,结果魔道粉把锅全部推到全职上,还蹭热度上了波热搜。


14、4月8号,一位起点作者库奇奇,因在签约群说魔道营销,截图曝光后,被魔道粉追着骂。


15、4月8号,一位画手(南x)因为在自己微博里缩写mdzs,说了几句营销被魔道粉搜关键字找到后,成群过去骂这位画手,且还各种微博艾特。


16、4月9号,开撕西子绪,西子绪亲友背后捅刀,粉丝对其人肉威胁,墨香铜臭家反黑站、大粉、某被称为“祖宗”的画手,在西子绪被人肉威胁后发微博内涵西子绪自导自演,西子绪转发的那一条已被删除的po是墨香铜臭粉质疑西子绪自导自演的微博。


17、被尬黑号挂的一些普通读者,哪怕只是发表惹不起的路人都被转发挂出来骂。以及魔道粉通过关键词搜索摸到的一些不喜欢墨香铜臭的人


18、还有两位无辜的路人被魔道粉在微博上挂出了照片进行群嘲


19、 魔道粉在问酒谢花评论区ky问酒谢花是天官同人曲且抄袭魔道同人曲忘羡如尘,现在忘羡如尘已因侵权下架。


20、魔道粉在今年广州萤火虫漫展霹雳墙上写魔道相关。


21、反光多次被举报抄袭魔道祖师,晋江每次给的结果都是不构成抄袭。


22、6月,剑三开云梦幽泽地图,被指抄袭魔道祖师。


23、8月,魔道粉在老福特指周叶cp人设抄袭忘羡。
整理来自反吧精品贴。


以及,墨香铜臭并未被人肉,所谓人肉事件只不过掉马,又何来的与西子绪"感同身受"?
(转自QQ,已找整理者授权)

【联动】有你在的错觉

【联动】 @梓熙你嘎哥
注意事项:
*ooc预警
*糖,甜糖
*现代paro    
 
  阳光轻柔的撒下来,罩在顾瑶身上,仿佛蒙了一层纱,朦朦胧胧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一般。药研伸手想抓住她,却抓了个空,顾瑶在他眼前,碎成了光点。

  他猛地睁开眼,往身侧看去,恋人正处于睡梦中,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他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只是个梦。他抚摸着顾瑶的脸,手指在脸上滑动,眸色渐渐深沉,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梦中的事,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 悄悄的起床,做好两人份的早餐,药研坐在椅子上,看着顾瑶吃完饭,伸手抹去她嘴角的残渣。今天是他们俩在一起三年的纪念日,两人说好要一起出去玩的。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电话响了,顾瑶接了电话,脸色却越来越复杂。看着面色不好的恋人,药研开口问到:“怎么了?”顾瑶摇摇头,“要出任务了,这次游玩泡汤了。”药研伸手抱住了她,安抚道:“如果很紧急的话,就去吧,回来再补”。顾瑶点了点头:“等我。”

  可没想到,顾瑶这一去,就在也没回来。 他站在顾瑶的墓前,捧着一束紫藤花,看着墓碑上笑容灿烂的女孩,苦笑一声,“终究还是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转瞬间,一年已过。如同往常一样,药研习惯性的做了两人份的早餐放在桌上,叫顾瑶出来吃饭。意外的没有听见回应,他愣了愣神,自嘲的笑了笑:“我忘了,你已经离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