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妖灵缭乱】 清光线(一)

*企划paro
*ooc有,文笔逻辑什么的凉拌吃了
*画风超迷放飞自我
*首写清光婶,ooc我的锅美好是他们的
*性格抓不好有
*欢迎私戳提意见
*不喜退出即可脱离此处
*历经坎坷的产物,前前后后两次因为各种原因重写的悲剧
*以上都能接受?↓











part.1

血,铺天盖地的血色和一柄染血的长剑占据了祈安的视野,这是她在沉睡前见到的最后的画面。

时光流逝,当年之事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祈安知道,自己必须活着,带着她的前主,那个直率而又心思细腻的女将军的份,好好活下去,用她的眼睛,替她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part.2

夏日的阳光总是格外的炎热,连带着街上人们的叫卖声也变的令人烦闷无比,黑发红眸的少年武士匆忙的从人群穿过,向着住所走去,头发早已被汗黏湿,一绺一绺的贴在额头上,汗水顺着少年的额头滑下,滑入脖颈的瞬间被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吸收,少年手中拎着散发着冷气的小吃,推开了住所的门。

屋里,身着黑红色汉服的少女坐在一旁,等待着甜品的到来。“清光,慢了哦”少女望着推开门的清光笑了笑,“嘛,这个天这么热,排队的人太多了啊祈安,流了很多汗呢,这样可就不可爱了啊”被称为清光的少年略带苦恼的说着,将甜品递给祈安。祈安伸手接过甜品,打开一个放入口中,冰凉清甜的味道让她愉悦的眯了眯眼睛。清光看着她,思绪却回到了刚签订契约的那年。

part.3

八年前,十岁的清光独自出去,在不远处的地里被绊了一跤,爬起来才发现是一个埋在土里的东西。他把东西从土里挖出来,擦干净才发现是一块形状古朴的玉制剑佩,天生对于美丽物品的喜爱使得他把玉佩收了起来随身携带,直到六年前的那天。

和道馆的同伴切磋完,清光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将竹刀收起,却忽然间听见一声轻笑,“呵,小家伙不赖啊。”“谁?”清光转过身四处观察,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身上。”听到这话,清光低头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他不禁想到了什么,脸色变的惨白。祈安在剑佩中看着他的反应觉得着实有趣,也不打算继续闹下去,随即从本体中化形出来站在他面前。

“小家伙不错嘛,要不要和我打一场?”回应祈安的却是握住刀警惕的看着她的清光。“扑哧。”看着清光一副警惕的样子,祈安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又不会吃你,我是你脖子上挂着的这块剑佩的妖精哦,不吃人的。”“要缔结契约吗小家伙?”祈安俯下身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幼小的清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part.4

“清光,清光……加-州-清-光-”“诶?怎么了&#?”清光回过神来,口中就被塞了一块点心,他嚼了嚼,口齿不清的问她。“…你刚刚愣神做什么呢?”祈安沉默一下,问到,“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当时咱们俩结契的时候了,不过说起来,祈安你为什么要选我呢?”再一次的,清光问出了他一直以来都很在意的问题。

“……或许是因为……你很像她吧……我的前主。”空气诡异的沉默了一下,淡淡的话语飘出,本以为祈安会跟以前一样说“因为你很可爱啊”的清光,这次却听到了不同的答案,心里莫名的有些酸涩。一时间,屋内十分的安静,看着情绪低落下来的祈安,清光掩去心里那一点点不舒服,抬起手,放到她头上揉了揉。

感受到头上温润的触感,祈安愣了一下,她眨了眨眼,把眼泪憋回去,调整了一下情绪,转过头看向清光,“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了?”“嘛,不过是忽然间想到了,抱歉,让你想起了伤心事。”清光看着她,开口说道。

“讷,你知道,我名字的来历吗?”祈安突然开口,却没给清光回答的机会自顾自的说下去,“祈安,祈愿安康,祈君安康,我所代表的,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她却没有安康啊。”说到这儿,她已是有些哽咽,“所以,你可要好好的啊。”

此时的祈安却不知道,未来,她会以多大的代价,来实现这句话。她也不知道,未来,她和清光会因为这句话,无法相见。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