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Attwell 】骨喰婶 属于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企划paro

*抽奖活动,关键词秘密山丘

*幼时出没预警,题目似乎与文章内容无关

*ooc有,文笔逻辑什么的凉拌吃了

*画风超迷放飞自我

*首写骨喰婶,ooc我的锅美好是他们的

*性格抓不好有,舍友皈莲友情客串

*两人已经确定恋人关系

*欢迎私戳提意见

*不喜退出即可脱离此处

*以上都能接受?↓


part.1


  在椋笙小的时候,她的祖母常常会把她抱在怀里,对她讲星星的故事,说每个星星都是死去的人的灵魂,会在天上祝福,庇佑着自己的亲人,而每次这么说的时候,祖母总会揉揉椋笙的头,告诉她,等到她长大了,要是想祖母了,就往天上看看,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她。直到长大以后,椋笙依旧也这么相信,相信着死去的祖母会在天上看着她,庇佑着她。


part.2


  十八岁,对于椋笙来说,是让她记忆最深刻的一年,就在那年,最疼爱她的祖母,永远的离开了她,而她,却因为之前的那件事,在学成前无法回到家族,去见祖母的最后一面。


  她从来没有那么痛恨过自己这个魔法师的身份,在她的潜意识中,她认为到现在为止,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身份造成的。在听到祖母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椋笙整个人就愣在了,连手中的水杯掉到地上也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她猛然起身从宿舍跑了出去,一旁的舍友皈莲看着她跑出去的身影,再看了看一旁还没反应过来的骨喰,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去追吗?”听到这句话,骨喰摇了摇头,“让她先冷静一会儿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椋笙却依旧没回来,骨喰已是有些着急,他抬头看了看时钟,跑出宿舍去找她。依靠着契约的联系,骨喰终于在学院北边的一个小山丘上找到了她,当他正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却听到从椋笙那儿闷闷的一句“你别过来。”骨喰皱了皱眉,没有听她说的,走到她旁边站着,等着她情绪的爆发。


“……我都说了你不要过来!!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我怎么可能会离开家!怎么可能会见不到祖母最后一面!都怪你!都怪你们……”意料之内的,他听见了她崩溃的叫喊。骨喰蹲下身,不顾她的反抗,把她圈到怀里,任凭她不断的用拳头捶打着自己。他伸手把椋笙的头按向自己的肩,感受到她的泪沾湿了他的衣服,他伸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慰她。一时间,寂静的夜里只余椋笙的哭声,再无其他。


part.3


“……我当时真的很痛恨魔法师这个身份……如果不是这个身份……我就不会无法回到家族……就不会见不到祖母最后一面……”哭过后,椋笙趴在骨喰怀里,闷闷的说着。骨喰依旧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静静的听着她的诉说,只是等她说完后,伸手摸着她的头安慰她。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情,只能等她自己走出来,任何人都无法帮她,而他能做到,只能是提供一个让她倾诉,让她哭泣的怀抱罢了。


  等到她平复了心情,两人回到宿舍,迎接他们的是舍友皈莲有些担忧的目光,“没事吧……”皈莲出口问到,椋笙吸了吸鼻子,轻轻摇摇头,“没事。”一时间,空气安静了一瞬,彼此都没有说话。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皈莲出口打破了寂静,“很晚了,下次不要在一个人出去了,大家都很担心你。”椋笙点了点头,躺到床上,陷在柔软的被子里,默不作声。皈莲看了看她,一脸无奈的回到床上躺着,让她自己冷静。


part.4


  这件事,着实让椋笙消沉了一段时间,整个人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大有向着骨喰靠齐的趋势,不过,再大的伤痛也总有过去的时候。一个月后,又一个夜晚,两个人再次走到之前那个山丘,此时已经成为了两个人的秘密基地。他们彼此手牵着手,坐在山丘上,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椋笙的头靠在骨喰的肩膀上,她的头发蹭在他的脖颈,有一种痒痒的感觉。“都过去了。”骨喰突然间说到,“嗯,是啊,都过去了,我知道,祖母会在天上注视着我,庇佑着我,祝福着我。”椋笙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那颗星星,淡淡的笑了,两人紧紧相牵的手,却说明了一切,而天上那颗一闪一闪的星星,似乎也在祝福着他们。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