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阅读体】月黑风高夜,公开处刑时(三)

话不多说更新奉上!不好意思拖了好久
*剧版镇魂读原著
*人物属于P大,ooc我的
*时间线接剧版结局,全员复活
*巍澜向,其他cp视情况而定
*去你的兄弟情。我不管他们就是爱情!
*文笔渣,如有相似,算我抄你的
*速度加快,省略一些不重要的片段
*更新随缘,【】为原著内容
*都能接受?↓  

  短短一分钟过去,众人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魔性的音乐中回过神来。下一秒,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不过这次的主角,变成了赵云澜。  

  伴随着一句妖娆的“黑袍哥哥慢走”,视频消失在众人面前。众人寂静了两三秒,紧接着,全都憋不住笑了出来,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赵云澜你也有今天”  

  “呵,人间不直的”  

  “对不起赵处但是我是真的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赵你脸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教授也是很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群人快活了,可被笑的两个人就不是那么快活了。赵云澜呵呵了两声,“笑够了吗?所有人,这个月奖金充公”  

  不顾这些人的哀嚎,沈巍翻开书,接着读下去【……可这个沈巍……他听赵云澜说话时的神态让赵云澜自己都有种错觉,仿佛自己不是在满口跑火的车地扯闲淡,而是在用某种逆天的外语念那种“只读一遍”的高难度听译题,每一个字都珍而重之,叫沈教授不舍得漏听半个字。……】

  听着书中沈巍的举动,赵云澜又想起了当年的小鬼王,也是这样注视着自己。扪心自问,他和沈巍真的只是兄弟吗?或者说,他对沈巍只有兄弟的情谊吗?他赵云澜不知道,或许,读完这本书,他就有答案了。
 
  【“……而后,郭长城发现,那黑影的边缘……有什么东西在动。就好像是有个躲在那里的人偷偷地冒出头来,然后冒出了一个……似乎是手的形状!……”】

  “说起来好像每次都是小郭看到这种东西啊。”

  听到这儿的郭长城有些疑惑,在这个案子里,他好像没有看到这些啊。

  “说不定小郭也不是普通人呢?不然怎么每次都能看见这些事情呢”

  安静了许久的夜尊从沈巍手里拿过书,自从解开心结后,夜尊似乎放弃了搞事情,只是在一旁待着,偶尔跟着笑几声。他一直以来所认为,坚持的,到头来却不过只是一场误会。那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呢?

  看着拿着书的夜尊一直没出声,沈巍有些担心,毕竟也是自己的弟弟。“夜尊”,熟悉的声音把夜尊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看到沈巍眼中淡淡的关切之意,不由得心中一暖。“我没事”

  没关系,我们兄弟间,还有时间去慢慢磨合。
 
  【……沈巍的影子在光线昏暗的楼道里被长长地拖在身后,看起来又孤单、又黯然。……】
 
  没人知道沈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整个空间似乎陷入了一种别样的寂静。赵云澜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手,他不敢想象,仅凭这一片随手丢弃的糖纸,沈巍是如何度过这些年的。特调处众人也陷入了沉默,似乎从没有人了解过沈巍,大家都只知道他是黑袍使,是地星的领袖,但他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知道。

——————————————————————————
  作者的碎碎念:时隔多年我终于死回来了,嗯,然后就是可能又要拖更了,明天返校月考,考的好坏决定我能不能拿到手机更文。码字还是会码的,但是,码字不代表更新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