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联动】这男刃竟该死的会吃醋

梗源:“这男人竟然该死的会吃醋” @Catalpa X_梓熙

注意事项:
*ooc预警
*婶还是我的木兮女儿
*走的是和药研在一起的结局

  白发的温婉美人坐在轮椅上,看着眼前脸色黑的一比的近侍药研,展开折扇遮住半张脸,幽幽的叹了口气。略微尴尬的气氛弥漫在二人周围,木兮并非不知药研现在为什么生气,相反她清楚得很,只不过是想看看药研的反应罢了。
 
  被抱起来压在榻上的前一秒,木兮还在心中暗笑,不过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药研压住她的双手,撑在她身上。极化后的少年似乎更具压迫感,藤紫色的眼眸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一时间,她只有一个想法,“糟了,玩过火了。”这个情况下去可是不妙,木兮的脑中飞快的闪过各种认错方法,又一一被她否决掉。

  药研撑在木兮身上,再次想起了之前的场景。他的审神者又一次的翻看起了那个人送给她的东西,虽说木兮已经放下了对那个人的情谊,但是看着那种怀念的眼神,他还是有些不爽。低头看着她,药研还是打算宣誓一下主权。

  黑色的手套完美的勾勒出少年的手型,而此时这双手正游走在木兮身上,之前整齐的汉服已是略微松散,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药研俯下身子,轻轻噬咬着她的锁骨,留下一个个红痕。而此时手也没闲着,游走到了她的腰部,正准备解开腰带的时候,木兮终于缓过了神,伸手握住了药研在他身上作乱的手。

  “药研,听……”,余下的话还未说完,药研就堵住了她的嘴,“嘘,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大将。”最后两个字,药研低下头,附在木兮耳边轻声说着,低沉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撩人,平时经常被叫的称呼,生生被他说出了种缱绻的意味。她明白,无论如何,今天这事是逃不过去了。

——————————————拉灯——————————————
  木兮懒懒的躺在药研怀里,面上还有些情/事过后的红晕,她淡淡的开口,声音还带了些沙哑,“其实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来着,谁知你吃醋这么厉害。”药研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一吻,轻笑一声,附在她耳边道,“在你的事上,我一向占有欲很强”,非常满意的看着木兮的脸逐渐变红。

  “睡吧,好好休息一下。”看着怀中的人儿陷入睡眠,药研勾了勾唇角,阖眼进入了梦乡

——————————————————————————————
今天的药研吃醋了吗?吃了
今天的木兮跟药研皮了吗?皮了
今天的本丸众人被喂狗粮了吗?喂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