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Attwell 骨喰婶 甜蜜的七夕

*企划paro
*关键词秋日的板栗树&沾奶油的松饼&七夕活动&手织毛衣
*美食文系列?放毒预警,喂食play?
*ooc有,文笔逻辑什么的凉拌吃了
*画风超迷放飞自我
*两个都以为对方不喜欢自己的傻孩子今天仍旧在攻略对方
*首写骨喰婶,ooc我的锅美好是他们的
*性格抓不好有,互换礼物有,不要问我为什么骨喰会织毛衣
*仍为十七岁设定,文中所有活动传说习俗全为胡编乱造
*欢迎私戳提意见
*不喜退出即可脱离此处
*以上都能接受?↓



又是美好的一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椋笙把目光投向床头柜上的台历,在看到台历上被圈出来的那个日子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七夕。在她们那边,相传如果在七夕当天向喜欢的人告白,就会被天上掌管姻缘的神女庇佑,喜欢的人就会回应你。椋笙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传说而已,但是该做的习俗还是要做的。

她系上围裙,拿出做巧果所需要的材料,口中念念有词:“小麦粉500克、温水220克、绵白糖50克、奶粉15克、酵母一小勺…嗯,齐了。”将所需要的材料拿出来后,她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制作了起来。

椋笙拿出一个盆,把小麦粉倒进去,然后放入奶粉和糖,把面粉搅匀后,她拿过一旁的温水,把酵母稀释后慢慢加入到面粉里,加完后,她开始揉面团。椋笙回想着母亲的做法,把面团揉好后放在一旁醒面。之后又看了看旁边,发现之前采的板栗还没有用,想着不浪费时间,她拿过所需的材料和板栗开始做松饼。

曾经做过许多次,到现在也不至于手生,按照步骤做完面糊,用一旁的勺子舀起一勺放到锅中,看着面糊逐渐凝固定型,她拿着铲子将松饼翻了个个,直到两面都变成金黄色后,用一旁的铲子铲出锅。看着制作完的松饼,椋笙拿过一旁的枫糖浆往上淋了一些,又在上面弄了几朵奶油花做装饰。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时间差不多到了,她把放在旁边的面团拿过来继续揉,感觉差不多了后,拿过一旁的模具,将面团搓成长条后揪出一个个小剂子,按在模具里成型。按照同样的方法,不一会儿,一堆巧果半成品就做好了。椋笙将烤箱的温度调至185度,把巧果放进烤箱,十分钟后,她端出一盘金黄色的巧果。

做好了巧果,按照七夕时她们的习俗,祭拜过织女后,椋笙将巧果装到了袋子里扎好,悄悄的放在了骨喰的位置边。如果在七夕的时候女孩子送给男孩子巧果,也是表达心意的一种办法,对她而言,直白的表达自己心意是很艰难的,只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了。

做完这一切,她再次抬头看了看时钟,松了口气,总算是在骨喰回来前完成了这些事,默默感叹了一下自己之前把骨喰支出去的选择多么明智,随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骨喰回来,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一份惊喜,在她的床上等着她,

“吱呀”门开了,不出所料进来的是骨喰,椋笙在心里默默感谢了一下皈莲,然后站起身拉过骨喰到桌子旁边。没反应过来的骨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椋笙却没有多大在意,她拿过一旁的叉子扎起一块松饼递到骨喰嘴边,“啊”,示意骨喰张开嘴。骨喰配合的张开嘴,入口的是一股甜甜的味道,刚烤完没多久的松饼仍带有一些温度,绵软的松饼带着一丝枫糖浆和淡奶油的甜意,看着面前女孩期待的表情,骨喰开口说道,“很好吃。”听到骨喰的评价,椋笙忽然就笑了起来,整个人感觉开心了好多。

“椋笙。”骨喰突然开口叫道,“嗯?怎么了?骨喰?”椋笙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过来一下。”沉默了一会儿,骨喰转身向卧室走去,虽然很奇怪,椋笙还是跟了上去。走进卧室,骨喰拿过一样东西递给她,椋笙伸手接过,展开才发现是一件纯白色的手织毛衣,上面还有些紫色的花纹。她伸手摸着这件毛衣,感受着有些粗糙的针脚,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骨喰的温度,透过这件毛衣,她似乎还能看见骨喰织着这件毛衣的情景,凭着她和骨喰之间的契约联系,在接过毛衣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这是骨喰亲手织的。

骨喰看着她的反应,似乎也有些紧张,“…不喜欢吗…”过了会儿,他出口问道,还带着一丝莫名的紧张,回答他的却是来自少女的拥抱和那一句喜欢。骨喰的身材很是纤细,在抱住骨喰的腰时,这是她的第一反应。椋笙把头埋在骨喰怀里,少年的怀抱中总是有一种令她着迷的气息,“喜欢,很喜欢,最喜欢骨喰了。”听到问话的那一刻,她以这个方式和这句话回答了骨喰。骨喰愣了一下,犹豫着伸手慢慢回抱住她,脸上也染上了些许薄红。

一直以来不得不承认,这些年的相处,确实让她在他心里刻下了影子,当初失忆后的迷茫早已淡化,取而代之的,却是满满的和她的相处点滴。从一开始的互惠互利,再到后来的相知相伴,确实经历了很多。他的女孩从一开始的少不更事,也在逐渐成长,直到现在的独当一面。

椋笙呆在骨喰怀里,这个怀抱对于她来说无比熟悉,如同亲人的怀抱一样。对于她来说,骨喰是她的朋友,是她的伙伴,是她的老师,同时,也是她喜欢的人。这份感情,大概从他救她的那一刻,就埋下了种子了吧。在学院的这几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他,在到学院的途中,保护自己的也是他,在失败的时候,安慰自己的还是他,这几年里,记忆中除了亲人,占据最多的就是他。她想,或许她早已是中了一份名为骨喰藤四郎的毒,刻骨铭心。而对于骨喰藤四郎来说,亦是如此。


  至于那份饱含着心意的巧果,似乎不需要了。


——————————————————

咳,撒花花,终于发现自己心意的两个傻孩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接下来就是互相攻略对方?迟来的七夕文,本来打算报社一下发刀子以报复吃了一天狗粮的悲哀,结果不知不觉又写成了糖…果然我还是不忍心虐吗……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