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忆安然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求得伊人携手老,愿到奈何共吟汤

【永远的七日之都/刀剑乱舞】山有木兮【一】

※此为永七和刀剑同人,cp.向不定,人设见前篇
※ooc有,尽自己最大努力不崩
※高能预警,此轮回永七结局为虚构,自我想象的美好结局
※不喜轻喷,文笔渣,写的不好欢迎提意见
※期待评论红心蓝手
※可能be,神器使们会出场

  成功了!木兮跪坐在地上,看着天空中的巨大黑门逐渐消失不见,经过不间断的,整整一天一夜的战斗,终于将黑门关闭了。她转过头去,看着身后的伙伴们,希罗靠在一旁的残垣上喘着气;伽儿和泰拉丝一边喘着气一边讨论着之后要去做什么;西比尔老师笑着敲了敲她们的头;达尔维拉和雯梓还有钟函谷商量着古街的重建;赛哈姆擦拭着她的武器;对了,还有安托涅瓦……她连忙寻找安托涅瓦的踪迹,啊,零和安托涅瓦互相靠着聊着天。一切就像是个奇迹一样,希罗在最后一天终于从实验室里出来,宣布找到了防止神器使活骸化以及战胜黑门的方法,木兮突然笑了,笑着笑着,泪水就流了出来,是啊,这是自己盼了多久的结局啊,终于实现了,只是自己……又能撑多久呢?

  “喂—木兮—”安的声音将木兮从思绪里拉了回来,“还愣着什么呢,感慨完了咱们就准备回去了,快起来。”木兮拿袖子擦了擦泪,撑着地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腿完全使不上劲,她皱了皱眉,苦笑着抬头望向安,“……抱歉啊安……我好像……站不起来了……”这个消息就像是惊雷一般,炸在了安的头脑里,她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去,指挥使的双腿似乎跟往常一样……如果忽略……那透过破烂的白色汉服,还隐隐能看见的,扭曲的在一起的血迹斑斑的双腿的话。

  “怎么会这样!”远处的众人许久不见木兮和安过来,又听见安的惊呼,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只好过来看看。“呐,木兮……骗人的吧……你的腿……怎么会这样”

  当希罗他们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安努力的背起木兮向外走,有的神器使刚想发问,就被安的下一句话惊到了,安颤抖的说出那个令在场的神器使都不敢相信的消息,“木兮的腿……废了”

  沉默,整个空间此时沉默的就像都没有了活物一般的死寂,所有的人都在消化这个消息,没人会相信昨天笑着说黑门关闭后就去好好的休休假的少女,今天就变成了这样。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木兮,她附在安背上笑着说:“只是腿废了而已,大不了坐轮椅罢了,都高兴一点啊,好不容易胜利了,这一幅要送葬的表情是要做什么。”可她的笑,落在安托涅瓦他们眼里,却比哭还难看,“不想笑,就不要笑了。”达尔维拉瞟了她一眼,有些别扭的说着,却不难听出话里的关心。“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你的腿肯定会没事的。”安托涅瓦安慰着木兮,心里却知道,这腿怕是真的废掉了。

  “没关系的,这比我当初预想的结局,要好的太多,只是废一双腿而已,已经很好了。”面前的少女仍在笑着,但是泪水,却不由自主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知道啊,她的腿已经救不了了,安托涅瓦的话,不过是安慰她而已。可是,为什么又哭了呢,不是都想好了吗?只要他们幸福,自己怎样都好。都说过了,不能再哭了,可眼泪,为什么就止不住呢?

  这是木兮第一次当着他们面流泪,或者说,在这个轮回中。在他们的印象里,木兮似乎从来都是那副温和乐观的样子,从没有在他们面前情绪失控过。安托涅瓦叹了口气,温柔的擦去木兮脸上的泪。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她这么想,面对这样的打击,哭泣也是应该的啊。可是没人知道,他们眼中的孩子,是经过了多少次令人绝望的轮回,才将曾经那个单纯天真的女孩子,变成了现在这样。

————————————中央庭————————————
  自打决战结束后,木兮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的不好,中央庭众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束手无策。因为他们知道,这纯粹是因为之前净化黑核的缘故。残酷点来说,自打决战结束后的那天开始,木兮的生命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木兮自己也知道,所以她之前一直筹备的计划,如今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如同每一天的早晨一样,安走进宿舍叫木兮起床,却看见叠的整整齐齐的床铺,整个房间干净整洁的好似从来没人住过一样。安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压在桌角的一封信上,她打开信,神色却越来越凝重,当看到结尾时,她转身就跑了出去。

  曾经隶属于中央庭的神器使,再一次的聚集起来,他们的面前,摆着一封信,信上只有寥寥几句,却依旧可以看得出信中主人的决意。

  展信安:
              在中央庭的这段日子里,木兮过得很快乐,在此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和关爱。木兮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知道大家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已经够了,真的已经够了,或许这就是命吧,早在许久之前,木兮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不怪任何人,也不怨任何人,对此我早已做好了觉悟。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我想一个人度过,请不要寻找我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当我从未出现过。
                                                                            木兮🌸

  看完信,所有人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从这封信中,他们已经完全明白了木兮的想法,不得不说,他们的第二任指挥使……真是……任性

  时光如梭,转眼间一月已过,神器使们也像信上说的一样,从没有找过木兮,交界都市也已重建完成,一个多月前的那场大战仿佛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神器使们自然成了英雄,希罗也是,唯一被人们遗忘的,只有木兮,她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除了神器使和希罗,没人记得她。

  只是有的时候,安还会习惯性的单独做出一份早餐,送到木兮房里;安托涅瓦和晏华会在公文过多时会让木兮过来帮忙;穆娅,羽弥和达格会来叫木兮来玩等等,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原来木兮已经不在了。

  木兮存在于中央庭,这里的人没有忘记她;木兮不存在于中央庭,因为她早已离开了他们。木兮,存在于所有认识她的神器使心里。
                                                                  ——end.













以为这就完结了?












想多了,接着往下看

















  如果你问0490编号的本丸他们的主君是什么样,给你的永远是一个答案“让人心疼”。
 
身着白色汉服的黑发少女静静地坐在樱树下,微风拂过,吹起她的长发,几瓣樱花静静地飘到少女的肩上,也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唯美,如果忽略那双无法活动的小腿。

  “主殿!”五虎退快跑到少女跟前,少女张开手接住他的小身子,“下次小心一点哦,退”被称为主殿的少女伸手刮了刮五虎退的鼻子,“嗯……实际上,是药研尼他们,从大阪城带回了新的兄弟,主殿去见一见吗?”五虎退有些忐忑不安的问着,少女揉了揉他的头,挪动轮椅往前走去“走吧”。“嗯!”五虎退跟在她旁边,推着她去会客厅。如果此刻任何一个认识第二任指挥使的神器使在,那么就会发现,这个被称为主殿的少女,就是不辞而别的木兮。

  到了会客厅,木兮接过短刀,注入灵力,下一秒便被红发的粟田口小短刀抱了个满怀,“我是信浓藤四郎,是藤四郎兄弟中的秘藏之子哦!”语气中藏着满满的自豪感,少女温和的抱住他,“欢迎你,信浓,我是这里的审神者木兮,希望你在这里,可以过得开心”。语毕,又咳了几下,却丝毫不在意自己这幅样子落在刀剑男士们眼里有多惊心。近侍加州清光将之前一直抱在手里的白披风披在木兮身上,柔软暖和的披风包裹住她的身体,更显的娇小几分。暂时感受不到寒风的侵袭,木兮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一期,你的弟弟就由你来安排住处吧”一旁的一期点了点头,“清光,推我回去吧”她转头望向身侧的近侍,清光点了点头,转身推着木兮走回主屋。

 

  在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空间,一个戴着耳机的粉发女孩盯着坐在轮椅上的木兮,咧开嘴笑了笑:“想这么容易逃离作为我戏子的命运?想得美”
 
 

评论(4)

热度(17)